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俞德超获评"2016年度科技创新人物"
发布时间:2017/1/22 11:39:52 点击率:6349 人次

       苏报讯(记者 施艳燕)据中央电视台消息,“科技盛典——2016年度科技创新人物颁奖晚会”近日录制完毕,“2016年度科技创新人物(团队)”评选结果揭晓。“千人计划”国家特聘专家、信达生物制药(苏州)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俞德超博士入选“2016年度科技创新人物”。


      入选“2016年度科技创新人物”的还有:赵忠贤、南仁东、薛其坤等九位中科院院士、科技工作者;“长征五号”新一代运载火箭首飞任务团队、中科院西光所“中科创星”科技产业化团队和“天宫二号”、“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行任务研制团队入选“年度科技创新团队”。



      据了解,该奖项是我国科技领域的重要奖项之一,诺贝尔奖得主屠呦呦是“2015年度科技创新人物”。本次评选由中央电视台、中国科学院、科学技术部、教育部、中国工程院等8家单位共同举办,旨在表彰“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等科技领域中做出巨大贡献的科技工作者。


      本次评选的终评评委由主办方代表、两大院士、各媒体代表及其他各界人士共30人组成,评选秉承公平、公正原则,以在科学、技术和工程领域取得的重大创新性成就为标准,票选出10名创新人物及3个创新团队。


      评委推选俞德超入选的理由是:借助资本的力量,立足自主创新,开创中国生物医药企业发展新模式。



      俞德超是中国科学院博士,1993年赴美国加州大学博士后站从事药物化学专业研究,随后在美国从事生物药研发。十余年间,他获得了61个发明专利,其中38个是美国专利,目前已有两个发明专利成功开发上市,成为国家Ι类新药,其中,安柯瑞是世界上第一个利用病毒治疗肿瘤的创新药;康柏西普是中国第一个具有全球知识产权的单克隆抗体新药。2006年,俞德超回国创业,2011年他在苏州工业园区创办信达生物制药(苏州)有限公司。


      信达成立五年多来发展迅猛,屡屡创下中国生物制药产业的新纪录。2015年,信达两次与美国礼来达成全面战略合作,获得首付及潜在里程碑款等33亿美元,创造了“中国人发明的生物药海外市场第一次转让给世界500强药企”、“中国造创新药第一次卖出了国际价”等多个“中国第一”;2016年,信达完成2.6亿美元D轮融资,这是目前中国制药史上最大的融资案例,也是全球2016年第二大融资案例。


       评委认为,信达的国际合作、融资案例具有“风向标”意义,它们不仅让世界看到了中国生物制药产业的力量,还开创了利用全球资本推进研发的新格局。


..........................


“做得好不好,拿药说话”《苏州日报》

苏报记者 施艳燕


      俞德超博士是信达生物制药(苏州)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也是“2016年度科技创新人物”入选者中唯一的创新创业科学家。采访俞德超时,他刚参加完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2017年摩根大通医疗健康年会回到苏州,风尘仆仆还在倒着时差。他说:“能和这么多院士、‘国家队科学家’一起获得如此重量级的奖项,我感到非常荣幸。但对我来说,现在还没到庆祝的时候,等我们的新药上市了,我再好好庆祝!”


       用多年所学为国人开发用得起的好药


       信达生物制药(苏州)有限公司位于苏州工业园区东平街,走进信达,最吸引眼球的是厂区中央一个偌大的人工湖,弯弯的石阶穿水而过,蓝色的湖水掩映着白云。俞德超告诉记者,这个湖是他亲手设计的,蓝本就是老家门前绕村而过的溪河。


       “我的家乡啊,真美!”俞德超的老家在浙江台州天台山里。虽然他已是一位在国际生物制药领域享有盛誉的科学家,但他依然喜欢以“山里人”自居。说起当年回国创业的决定,他说:“山里人的遭遇唤我回家。”


        1964年出生的俞德超是家中最小的孩子,比哥哥姐姐们幸运的是,因恢复高考政策和改革开放,他成了家中唯一有机会上大学的孩子,也是家乡第一个大学生。



        1993年,在中国科学院获得分子遗传学博士学位后,俞德超远赴美国,在加州大学博士后站从事药物化学专业研究,随后在美国多家生物药公司从事新药研发。


      “在美国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中国制造’,但在我从事的生物制药行业,却从来没有见到过‘中国制造’的生物药。”俞德超告诉记者,比这更触动他的是乡亲们的遭遇。在美国,他不时听到一些熟识的乡亲罹患肿瘤等大病的消息,其中不少大病在美国有生物药可治愈、可治疗,但由于当时国内还没有研发生产生物药的能力,进口生物药又非常贵,很多患病的乡亲即使拿出一辈子的积蓄也买不了几支,所以他们无法像美国患者那样接受最先进的治疗。



      俞德超说:“我在美国的家在硅谷,那里浓厚的创新氛围也时常提醒着我,为什么不用这么多年学的知识和技术,去开发中国老百姓用得起的高质量的生物药,帮助那些饱受病痛、像我家人一样居住在中国农村、大山深处的人呢?出于这种考虑,2006年1月1日,我只身回国开始创业。”


      创新药“迫使”全球药物引领者主动降价


      回国创新创业至今,俞德超收获了很多荣誉。他说:“这些荣誉对我和团队来说是最好的鞭策,鞭策我们坚持一个标准——做得好不好,一定要拿药说话!”


      康柏西普,是俞德超回国后领导开发的中国第一个具有全球知识产权的单克隆抗体新药,该药结束了我国眼底病患者无药可治的历史,让中国近千万眼底病致盲患者有了重见光明的希望。


      时至今日,开发伊始的困境依然让俞德超记忆犹新:“当时国内眼用生物制药的基础几乎为零,我和团队在全国范围内找了一大圈,愣是找不到一家可以进行临床前研究的实验室!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坚持以国际最高标准推进开发。”



      中国是一个用药大国,但生物制药水平与发达国家差距巨大,俞德超坚持“拿药说话”,让世界第一次看到了生物制药领域里的“中国”。


      康柏西普作为第一个在美国之外研发的高端生物药,引起了世界同行的高度关注。2014年2月在美国举行的第十一届新生血管年会上,康柏西普得到了现场约300余位全球顶尖眼底病专家的高度评价。大会主席菲利普·罗森菲尔德博士更是激动地说:“这是一个重要的时刻,请关注来自中国的力量!”


      俞德超说,“拿药说话”的做药人对质量一定有自信,他更看重的是“中国制造”在国际生物药市场的实际竞争力。



      由于康柏西普疗效更好、价格更低,上市后很快主导市场。去年7月,全球眼科药物领域引领者美国诺华公司在康柏西普同类药雷珠单抗还有10年专利期的情况下主动降价,单支药品售价自降三分之一,此举彻底打破了国外专利药物在专利期内不降价的传统。俞德超对此特别高兴:价廉物美的国产药主导国际市场价格,受益的人就更多了!


     “让更多中国生物药拥有国际市场话语权!”2011年,俞德超在苏州工业园区创办信达公司,现在“拿药说话”已成为信达最重要的企业文化。



      目前信达已搭建了12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单克隆抗体产品链。据业内人士预测,其中任何一个药品的面世都将在业界激起震荡:IBI302,业内人士称“有最完美的设计”,击破的是目前同类药治标不治本的致命缺陷;IBI306,将大大延长目前国际同类药的注射周期,患者治疗成本大幅降低;IBI308,因为杰出的试验疗效,美国礼来已叫停了自己的同类研发项目,转而购买信达的产品。


     “目前,产品链正按照既定时间表紧锣密鼓地推进,预计2019年信达第一个新药将正式上市。”俞德超说:“到那一天,不管有多忙,我和同事们都要把手上的事放一放,认认真真开个庆功会。”


      “做好‘大家’的事,‘小家’才会更好”


      信达是苏州创新发展的龙头企业,也是驰骋世界生物制药行业的一匹“中国黑马”。自信达落户苏州以来,本报对信达的发展保持高度关注,第一时间记录信达发展的每一个重要时刻,刊发了《突破中国生物制药产业零出口》、《“一滴水”让盲人重见光明》、《苏企拿下生物制药国际合作第一单》、《信达折桂底气何来》、《信达生物成功完成2.6亿美元D轮融资》等十余篇报道。这些报道折射出一家创新公司的华丽蜕变:信达已从成立时只有一间办公室的初创研发型公司,发展成为拥有400多名员工、9万平方米国际标准产业化基地、12个产品链的国际化商业化制药公司。而五年前还是一头黑发的俞德超如今头发已经花白。


      采访中,俞德超很少谈及创新创业的困难和艰辛。他说,这条路是自己选的,既然选了,就要坚持走下去。



       “回国十年多,我唯一感到不安的是对家人照顾不周,亏欠太多。”俞德超不无遗憾地说:“我回国的时候,小女儿才六岁,转眼间,她就成了大姑娘走进了大学校门。两个女儿的成长,我没有陪伴在她们身边,错过了太多见证她们成长的美好时光。”


      “做好‘大家’的事,‘小家’才会更好。我很欣慰的是,家人都很赞同这一点,她们都很理解支持我。”得知爸爸获奖,俞德超正在读博士的大女儿兴高采烈地从美国发来了祝贺视频。她在视频中说:“您是个非常棒的爸爸,总是鼓励我追求梦想,您是那么敬业,又那么幽默,我从您身上学到了很多,我以您为荣!”分享视频时,俞德超微笑着、专注地看着女儿,这一刻,他只是一个舐犊情深的父亲。


本文转载自《凤凰新闻》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信达生物制药(苏州)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瑞熙网络 ICP备案号:苏ICP备110725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