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最好的企业是成为一所好学校
发布时间:2017/4/7 15:30:25 点击率:2553 人次

      转眼间,创办信达已经五周年了。

      回首五年取得的成就,除了举杯欢庆,我们找不到更好的方式来为自己喝彩!

      然而在这激动人心的时刻,我们也无法停止思考。因为,时光不停歇,我们已经走在下一个五年的路上,未来还有更多的五年在等待着我们。



       信达是一家企业,在她还只是创办人脑海中的一个创意时,“做最好的企业”已融入她的每个基因,如今,这些基因已蓬勃地成长为信达的血脉骨骼,伴随着信达的每一个呼吸和脉动。

       什么样的企业才是好企业?信达怎样才能成为最好的企业?五年来,信达从未停止这样的追问和探索。

       纵观现代企业的发展,无数过去、现在赫赫有名的公司都可以给我们启迪,指引我们找寻答案。

       不难发现,好企业的特征大致相同:他们站得更高,高瞻远瞩,总能在未来走向清晰显现前就准确预见;他们是市场赢家,创造着让人叹为观止的财富神话;他们是引领者,一个产品便可以呼啸起全世界为之追随的风潮。

       然而,“最好的企业”并不仅仅止于这些。

    “最好的企业”不仅让自己成为赢家,更缔造“精神”——“When they go low,we go high”的勇气和理性,敬畏生命的纯善和慈悲。这样的“精神”,可以走进人心,深远地影响每一个人。

    “最好的企业就是一所好学校,信达要成为一所好学校,帮助更多人实现梦想。”这就是信达期待的答案。


信仰篇:世上最好的药是“良心”


       回望五年的发展,我们不难发现,“变”是信达不变的主题。

       2000多个日日夜夜,信达天天在变,变得更大、变得更强,在信达,唯一没变的是“平江路决议”,而这正是信达一切变化的发源。



       信达的战略会议一年一度。2012年5月,信达第一次战略会议在苏州平江路召开。

       那时的信达很小。刚刚注册成立8个多月,全公司一共20多个人,从苏州生物纳米园借来的一个房间就是大家共用的办公室,站在这头打电话,另一头听得清清楚楚。

     “没几个人、没几杆枪”,但信达着手绘制蓝图,想做的事业很大。

       五年前,公司创办人俞德超博士早已功成名就。在美国生物制药领域享有赞誉;中国迄今为止仅有的四个高端生物药中,两个是他的发明专利。

       中国生物药落后的现状,让他看到了产业机会。

       以乳腺癌为例,中国患者多达58万,但因为中国没有本土的高端生物药,进口药品种有限而且价格昂贵,所以能像美国患者一样接受最有效治疗的中国患者满打满算不超过4000人,不足百分之一。

       这样庞大的市场,在世界任何一家顶级药企看来,都是无法忽视的机遇。

       普通人的遭遇,推动信达从一个创意最终落地发芽。

       当今中国,这些患者并不少见。明明只是高血压等常见病,明明一直在按医嘱服药,但患者的血压就是得不到有效控制,血管破裂、半身不遂。究其原因,是患者服用了劣质药,那些有名无实、根本就达不到治疗效果的劣质药!



       这些患者中有俞德超从小就熟识的亲朋近邻,那些住在偏远农村、大山深处,笃信“药总是治病救命,怎会害人?”淳朴善良的中国老百姓。

       手里有世界领先的发明专利,国际优质资本闻风而动、纷至沓来,巨大的市场就摆在眼前,“蛋糕”似乎触手可及,但这又谈何容易!

       当时中国药企面临的生存环境并不清朗。

       10亿元人民币、10年,这是业界公认的一个新药从研发到上市的成本和周期。监管的缺失,逐利的本能,很多药企,甚至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不少中国著名药企,都在做假、造假,潜心创新、踏实做药的企业不仅要面对新药研发本身的风险,同时还面临“劣币”的围追堵截和驱逐。



      “药”门深似海,唯有行走其中方知“如履薄冰”。

        在第一次战略会议上,大家畅所欲言,谈必然的机遇也谈可能的风险,每个人都说了很多。谈到深处,一个无法绕行的“终极之问”浮出水面:如果有一天,信达要面临“生存”和“随波逐流”的选择,我们怎么办?

        值得欣慰的是,每个人都干脆利落地做出了取舍:“如果真有那一天,哪怕信达关门,我们也绝不做亏心药!” ——这就是“平江路决议”,信达人对“终极之问”的回答。

        做药拷问的是人心,良心才是这世上最好的药。这也是信达永远恪守的信仰。


奋斗篇: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五年,你为信达付出了什么?又在信达收获了什么?回想起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回想起两千多个日日夜夜的奋力拼搏,信达迈出的每一步都让人百感交集、难忍激动又自豪的泪水。

       五年,信达从一个小型研发公司发展成为高端生物药产业化公司,完成了一个又一个让站在世界生物制药最前沿的美国同行都大为赞叹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美国同行说,信达用五年做成的事,他们最起码需要十年。

       创办五年,信达搭建了12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单克隆抗体产品链,3个项目进入临床Ⅲ期,建成了9.3万平方米同时符合CFDA、美国FDA和欧盟EMA的GMP标准的产业化基地,完成了从“研发阶段”到“商业化阶段”这个药企发展中最为关键的一跃;

       五年,对一家药企来说实在太年轻,但正是如此年轻的信达频频刷新着中国生物制药史上的新纪录。

       2015年,信达与美国礼来达成两次总金额达33亿美元的全面战略合作,创造了多个“中国第一”;迄今,信达共得到富达、礼来亚洲基金等国内外顶级资本的投资4.9亿美元,这是至今中国制药行业最大的融资案例,在国际非IPO融资企业中名列前茅。

       为什么?为什么信达能实现这么多的“不可能”?别人眼里“非常态”的“信达常态”可以告诉你答案。



       “不管从事科研还是做企业,一定要做到先把专业领域的水深水浅摸透再比别人深一点,唯有这样,才能保持清醒、看清前面的路。”“更深一点”,这是俞德超的常态思维。五年来,科学的“顶层设计”锁定“单克隆抗体”等国际最领先的制药领域,从而带领信达从容驶上快车道;这也是为什么信达在所有创新企业对优质资本“求金若渴”的时候,还能保持“傲娇”姿态挑挑拣拣的秘诀。

      “拼‘能力’是常规,拼‘潜能’才是信达标准,要把潜能发挥到极致来推动工作。”这是信达人对待工作的常态。

       IBI301,是信达获批的第一个临床项目,当时,公司还在借来的房子里,准备筹建的实验室在图纸上,订制的设备还在外国设计师的电脑里,除了一张共用的办公桌,信达什么都没有。

       尽管如此,每个人都急切地想把项目马上转起来,怎么办?大家绞尽脑汁各显神通:没有实验室,就去生物纳米园的公共实验平台做实验;没有仪器设备,缠着供应商去找、去借、去租;那时的信达办公室甚至放不下一台存放试剂的冰箱,没关系,我们找邻居帮忙,临近一家公司的冰箱可以腾出一块地方……

       每每回想起当年为了启动项目四处出击的种种不易,至今还是让人又感动又感慨:IBI301这颗金蛋呀,三分之一是借别人的鸡孵出来的!

     “不言放弃,突破常规思维模式,敢想敢干!”这是信达人应对困难和挑战的常态。



       在信达,这样的“常态”有很多,它们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信达“精诚协作、高效推进”的工作风格,也形成了“敢想敢拼、会学肯干”的信达精神。

       老员工坦言,当压力成为常态,压力真的很难承受,但也正是这样的压力使人“痛并快乐着”,吸引着一批又一批想做事、愿做事、会做事的人加入信达,当大家抱成团一次又一次出征,把一个又一个不敢想象的目标变为现实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由衷地感谢这样的压力,正是它的鞭策,在不断激励着信达,激励着信达的每个人走得更高、更远。


未来篇:推动中国生物制药产业进步


       相伴信达,什么是你感觉最幸福的时刻?每个信达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有员工说,从一个一无所知的新手成长为独当一面的管理者或者技术专家,这种成长是快乐的;也有员工说,因为信达,可以为家人创造更好的生活,这种感觉很幸福;还有员工说,最喜欢公司每单“漂亮大活”后的庆功会,身体特别累,心里却特别松快,看谁脸上都漾着笑,看见谁都想冲他笑,那一刻真美好!还有员工特别喜欢公司年会上听俞总做报告,每次听完所有背井离乡、独自打拼的辛苦都会烟消云散,因为在信达有奔头!



       俞德超说,他感到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在上班路上,接到临床医生喜滋滋的电话:“我那位病人,用了你们的药,今天病情变好了!”那一刻心中洋溢的满足啊,真是任何财富都无法替代、任何语言都不能描述!

       五年,信达已经走得很远,但我们从来没有忘记,我们为什么出发。

    “开发出老百姓用得起的高质量生物药”,治病救命、改变患者的生活,是我们每天都为之努力拼搏的梦想,更让我们自豪的是,我们的努力还在改变格局、推动进步。



       可以预见的是,以信达现有的产品链,未来任何一个药品的面世都将在业界激起震荡。IBI302,有着最完美的设计,击破的是目前同类药“治标不治本”的致命缺陷;IBI306,将大大延长目前国际同类药的注射周期,这意味着患者治疗成本大大降低;IBI308,信达的试验结果显示,效果比国际同类产品好近100倍,因为它的出现,美国礼来叫停了自己的同类研发项目,转而购买信达的产品。

      “让中国患者达到美国患者的用药水平,中国必须建立起强大的产业,唯有这样,普通老百姓才能真正享受科技进步带来的健康成果!”五年里,信达做企业的事,更以一己之力推动中国生物制药产业的进步。

       2014年,俞德超与中国工程院22位院士一起向李克强总理递交规范我国生物制药研究与开发的建议,国家“重大专项办”为此立项;

       2015年,信达与礼来签订中国“第一单”,创造了中国生物制药企业发展的新商业模式,走出一条中国药企商业发展的新路;同年,信达分别参加了《中国生物类似药研究与评价指导原则》、世界卫生组织生物类似药的法规起草和标准品标定;

       同年,俞德超又和CFDA一起,对全国五百多家药企进行培训,手把手地把行业规范、开发案例教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同行;



       2016年,信达完成了D轮融资,融资金额达2.6亿美元,这是国内生物医药领域最大一笔融资,在2016年全球生物技术公司融资盘点中排名第二,深化了信达利用全球化资本支持创新的格局。

       信达做了很多,未来做得会更多。

       去年以来,CFDA颁布了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药物临床试验核查、加快药品审评审批等一系列监管新政,中国生物制药产业环境日趋清朗。这让俞德超尤为振奋,因为迎接未来信达的,将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好时代!

       信达珍惜这样的机遇。在五周年庆典上,俞德超告诉全体信达员工:未来几年,我们要花更多的时间、用更大的力气去推动中国生物制药产业的发展和进步。

       这样的发展目标,不仅因为一个创业科学家“中国强,方能家业盛、百姓安”的家国情怀,更因为信达期待成为一所好学校,成为你和更多人实现梦想的最好舞台。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信达生物制药(苏州)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瑞熙网络 ICP备案号:苏ICP备110725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