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Current Locations:Home > NEWS
Innovent Innovation Story on CCTV
Reversed Times:2017/4/28 9:41:18 Clicks:2847 人次


      

       播出近20年的《经济半小时》是中央电视台创办最早,影响最大的经济深度报道栏目。昨晚《经济半小时》重磅推出的是关于我们信达的报道,题目是《振奋了!世界最新抗癌药中国也能造,上百万元昂贵进口药有望被取代!》

       昨晚信达人被振奋了,朋友圈里全是信达小伙伴们的身影,分分钟信达就霸屏了!

       其实我早就振奋了!4月19-20日,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的记者老师在信达整整采访了两天,信达小编有幸跟随学习。信达小编是个新人,是个进公司还不到一年的“职场小白”,讲真,透过央视老师的镜头深入了解我大信达新闻背后的故事,小编内心反复琢磨的只有一句话:有退休年龄真的好吗?!我难道不应该为了信达事业奋斗终身吗?难道不该在开发出老百姓用得起的高质量生物药的道路上策马奔腾吗?

       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我和各位小伙伴分享一波新闻里新闻外的信达故事。

央视《经济半小时》为啥要来信达?

因为我们做的药实在太难搞了!

偏偏我们又做得那么好! 

       据小编了解,我司因为创新做得牛,已经四次被《人民日报》深度报道,五次登上《华尔街日报》,这次大名鼎鼎的《经济半小时》又是为啥来呢?

       央视老师说:“这么多年来,《经济半小时》的报道内容在变,主持人的面孔在变,报道的风格和手段在变。但《经济半小时》独特的品质和追求——用经济的眼光关注社会热点永远没变。”

       在此,我必须负责任地翻译一下央视老师的话:因为信达做的这类药全世界都很关注,这个名叫单克隆抗体的生物药治疗癌症太管用了(社会热点)、前景太好了(经济的眼光)!总之,央视老师能来,是因为“我们做的药实在太难搞了!偏偏我们又做得那么好!”

单克隆抗体为啥管用?有啥难?

这个题目请我们大BOSS、COO来回答!

信达生物制药创始人董事长俞德超博士

       “如果说化学药是一辆自行车的话,那单抗生物药就相当于一架747飞机。”

       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目前单抗生物药已经让越来越多的癌症患者看到了治愈的希望。单抗生物药是目前治疗癌症最先进的药物,它不像化疗、放疗那样把癌细胞和健康细胞统统杀死,而是通过激活人体自身的免疫细胞,精准“点杀”癌细胞,它的出现使“肿瘤成为可控制可治愈的慢性病”这一人类的大胆设想成为可能。

       单抗生物药,无论是从研发还是产业化都有很高的技术门槛。具体来说,单抗生物药的研发要经历以下过程:第一步,我们要从10亿甚至100亿的抗体库中,通过生物技术方法筛查出一个抗体;第二,要做成药性研究,看这个抗体能不能变成一个药;第三,把通过成药性研究的抗体做成一个细胞株,这个细胞株就是以后药物产业化的“母本”;第四,细胞株在动物模型、患者、产业化大规模生产平台上去做试验,这些步骤都检验通过了,抗体才能变成药。我们初步估计了一下,一个单克隆抗体从头开始做成药,至少有1000步,这1000步每一步都可能出差错的,一步错了就前功尽弃。


信达生物制药首席运营官周勤伟博士

       单抗生物药的难,还难在规模化生产上。小分子药就是化学药,一个分子就是一个分子,可以清楚地知道这个分子是不是我要制造的药。但做单抗生物药完全不同,单抗生物药是成千上万或者上百万的分子组成的,就像是从冰山上取下的一小块冰,这一小块冰有着这座冰山的特质,单抗生物药的制药过程就是以这块冰为蓝本进行复制,你要保证不管在哪里复制,不管复制多少次,复制多少块,复制出的每批、每块冰都要和蓝本一模一样,不仅小冰块要一模一样,而且每个小冰块里原先冰山的特质也要一模一样,这个要求是非常高的。


33亿美元大单其实不是重点!

重点是外国患者一年要付100万元的药!

我们想让中国患者只付几万元!

       我们的抗体做得好,所以我们签了很大的单,这个你们都知道的,我就简单说说了,2015年,我们和世界制药巨头签署了战略协议,达成了总金额为33亿美元的合作。(此处略500字,不知所略的小伙伴自行查看信达公众号历史信息。)

       但这不是重点,因为单抗生物药疗效虽好,但真心很贵,在美国,肺癌、黑色素瘤等肿瘤患者如果使用单抗生物药进行治疗,一年的费用大约需要20万美金。在我国,进口的PD-1药物是自费使用的,20万美金换算成人民币大约为100多万,这是普通癌症患者无法承担的治疗费用。

       采访中,俞德超告诉央视老师:“我们的重点是生产中国老百姓用得起的高端生物药,现在因为具体的药还没有出来,不好说多少费用,但是初步的规划是患者一年的费用不应该超过十万。”(我们boss是不是很帅!)


要不要上“战斗机”项目?董事会曾经很纠结,大BOSS说:上!

     信达和礼来签下大约,是因为我们有PD-1,PD-1是什么?如果说单抗生物药是波音747,按此类推,单抗生物药中的明星药PD-1就是“飞机中的战斗机”。

     这次跟着央视老师采访,我也听到了不少信达老故事。2013年,信达要不要挑战PD-1项目,投资人曾经产生过分歧。那时公司准备做PD-1抗体,但有一些投资人提出了不同看法,要知道信达是2012年才正式开始运行的,我们的投资人认为从技术能力水平和知识层面方面公司可能不具备这个能力,所以他们对要不要支持信达去做这个抗体产生了动摇。

     不过在那场分歧中,听说大BOSS态度很坚决,他很坚决地说:上!然后我司科研团队就上了,他们用18个月从上亿个抗体中筛出了一个满足要求的抗体。顺便说一句:我司的科研团队的构成是这样的:四位“千人计划”国家特聘专家,50多海外归国人员,硕博以上员工占比超50%。(小编决定默默读书去了......)


一只小鼠5万美金,信达养小鼠的专家也是从美国请来的,他专注养鼠20年。

       这么小一只,却要五万美金,关键是,它还不能繁殖,一看就是有身价不能乱来的人……鼠。不过就是这么金贵的老鼠(报告央视老师,人家真不叫老鼠,教科书上说,应该叫它小鼠),在2013年我司刚着手做PD-1单抗药的时候却是千金难求。这些小鼠从外表上看与一般的实验小鼠没有两样,但要想成为用于制备PD-1单抗药的动物,这些小鼠必须通过基因工程手段改造,使他们携带产生人源抗体的基因。

       同时,判断选的抗体有没有效又必须通过另一种特殊的小鼠来试验,当时找遍中国国内都找不到这样的小鼠。听说当时情急之下,我司的前辈还曾去美国蹭过礼来的小鼠。

       为了彻底解决这个动物药效学问题,两年前俞德超从美国聘请了一位拥有20多年经验的专家,帮助信达生物开发自己的动物模型。眼前的这些小鼠就是两年来培育的成果,这些动物模型将帮助信达创造出更多全球领先的单克隆抗体。我们老板对此很自豪:“现在,在国内动物模型方面,我不能说信达是最好的,但至少是最好之一。”


我们做的PD-1抗体比礼来的还好,但和礼来达成合作要先交几亿元学费,这个学费我们交吗?大BOSS说:必须交!

       事实上,自从信达成立后,世界不少制药巨头就派出“星探”来信达,为他们全球化布局寻找中国合作伙伴,在这些“星探”中,就有礼来。

       信达从2013年开始做PD-1抗体,据保守估计全世界应该不少于100家企业在做同样的研究,当然绝大多数是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药企在做,礼来自己也有PD-1抗体,但礼来拿了信达的抗体回美国的实验室,和他们自己的PD-1抗体去比,和市场上的PD-1抗体去比,发现信达这个PD-1抗体治疗效果更好,他们想和信达达成合作,但前提是信达要建一个达到礼来标准的生产基地。

       为什么这么难呢?因为作为拥有百余年历史的美国老字号药企,礼来的生产标准比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标准还要严格。另外,如果按照信达每年投入的费用来计算,如果建一个达到美国礼来标准的生产基地,意味着PD-1抗体要推迟21个月才能出成果,按照信达的流水,这21个月,意味着要多花几亿元人民币。


       天价学费我们交吗?大BOSS又一次果断地说:必须交!然后我们就交了,然后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18个月后,我们果然就达到了美国礼来的要求,然后我们就和礼来签了33亿美元的单,然后我们就妥妥地和世界制药巨头愉快地手牵手了。(至于有多少信达人为了符合礼来标准的生产线拼到吃不下睡不着,脑残了心碎了、死过去又活过来......请听下回分解。)

本文压轴在这里,本次采访我的最大的心得是,一定要好好学习央视老师怎么说话。

       央视老师整整采访了两天,结束后,央视老师还给信达小编们发来了微信,交流采访感受。

       央视老师说:“信达的展示厅很有特点,让人印象深刻,因为信达的展示厅不是先讲自己取得的成就,而是先展示中国和世界的距离,引人深思催人奋进。”

       央视老师还说:“信达之路,国人之福,从一个记者的角度来看,这次采访让我认识到以信达为代表中国生物制药领域取得的跨越发展成就非凡,让中国在这个领域不仅实现零的突破而且走在世界的最前沿,令人振奋!其次,以俞博士为代表的海归科学家,放下国外优越的生活条件,克服各种困难,回国研究、创业,用自己的学识智慧为国家服务,造福国人的家国情怀,并取得多重成果,令人感动,特别是一旦国产抗癌新药研发成功,那些动辄数十万元的进口抗癌药物,将被更为经济、更为有效的中国制造所代替,为患者谋福,为一个个家庭谋福,我们感谢这份为生命奔跑的中国速度,点赞这份真正的中国制造。”

       央视老师在微信中最后总结说:“俞总个人给我最深的印象是‘真佛只说家常话’,他不仅平易近人,而且能把非常高深专业的研究思路,用很通俗形象的语言表达出来。”

       (……央视老师,您还有这样的金句吗?我想认真学一打!)

                                                                                                                              

                                                                                               






Copyright © 2011- Innovent Biologics, Inc.
Powered by RuiXi